一堆乱码

这里乱码~
猫系文&画渣一枚
主吃全职/凹凸/第五/小英雄
超杂食动物基本没有雷点
(容易跳/爬坑)
头像&背景自绘
欢(ke)迎(wang)勾搭~
咪啾(๑‾ ꇴ ‾๑)

【瑞金】神说要有光

♢这里乱码,一只小透明

♡人物属于官爸,ooc属于我

♤看到那四十米长的ooc了吧

♧cp味不是那么浓

★真的真的不是嘉黑!我也非常喜欢九岁,但参赛者们只有螺丝符合能把格瑞逼到绝境的设定……

以上可以接受的话

0.

“神说,要有光,于是,便有了光……”
“好了,金宝,该睡了。”

“姐姐,为什么神说什么便是什么呢?”

“因为……那是神。”

1.

秋去参加大赛了。金至今对自己与姐姐的告别记忆犹新,她说,“金,姐姐去参加凹凸大赛了,你照顾好自己……”一向健谈的秋罕见地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。

她与金,格瑞对视,意识到他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两个小团子了。

金被这少有的凝重气氛吓得一惊,下意识般开口道:“姐姐,你要去哪儿……”一向机灵的金慌了神,竟没发现秋已经说过了她的去处。

没等秋回答,他便低下头,对着手指,问她:“就不能……不去吗……”

秋轻笑着揉了揉自家弟弟毛茸茸的金色脑袋,语气却异常坚决,“不行呢,金。姐姐必须要去那里。”

“为什么……”

“因为姐姐,要去寻找光。”去寻找能照亮我们整个星球的光。

——可明明太阳每天都从后山上升起啊!

金不明白秋的意思。他只是还沉浸在分别中,明明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,他却没还坚强地不让它掉下来。

金没有哭,只是郑重地望着秋,“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!”

“嗯!”

2.

但秋没有回来。

所以,当金听到格瑞也要去参加大赛时,一把推开了他,冲回自己与格瑞的房间。

“金,开门。”
“不要!”

格瑞听到,金的声音闷闷的,还有些哭腔。金现在正趴在床上,把头塞进了被子里,格瑞和他自己的气味混合着进入鼻腔,一次又一次刺激着他的泪腺。

“唉……”格瑞在门外,轻轻叹了口气。

3.

格瑞还是走了。

临走前,格瑞只对金说了三个字:“别出去。”

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小屋子前,脑海里浮现出三个人在小屋打闹的场面,现在,这里就只剩自己一人了。

金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却是炽热的泪水先落在地上。他蹲下身子,捂着脸抽泣。

不知哭了多久,秋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。

——〖金,别哭了,作为一个男子汉,与其在这儿哭,不如起身去追逐自己需要的东西!〗

金抬起头,眼前依然是那所空落落的小木屋,但他笑了,这是他自从格瑞离开之后,第一次展露笑颜。

他说:“我知道了,姐姐。”

4.

最后,金走回自己的房间,拉开了一个积灰的抽屉,里面有姐姐画的地图。

“呼——”

金深吸了一口气,拿着地图大步走出了小屋,嘴角扬起一个可爱的弧度。

“嘻嘻,格瑞,我又偷偷溜出来了!”

5.

……

6.

不知不觉便到了大赛后期。

幸存的人不多了,这是大赛的最后一个阶段,这时候,大赛没有规则,若是非得说一条的话,就是为了活下去,必须自相残杀。

这个阶段,是大混战!

7.

“格瑞。”

格瑞循声望去,是嘉德罗斯,他的两个跟班早已经死在了一块儿,他身上的配色也不只是黄色黑色,又加上了红色——血的红色。

此时,嘉德罗斯正扛着他的大罗神通棍,咧着嘴,站在他面前,挑衅地看着他。

格瑞眯了眯眼,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嘉德罗斯所发出的杀气。

这么久过去,嘉德罗斯早就不再是从前那个冲动的小鬼了,此时他如此大肆放出杀气,就是在告诉格瑞他的想法:

嘉德罗斯觉得,是时候和格瑞决一死战了。

格瑞垂下眼眸,心神微动,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杀掉嘉德罗斯,但是,嘉德罗斯若是想杀掉他,也得费一番力气。到时,金和受了伤的嘉德罗斯打,压力也会小许多。

所以,他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8.

但是,格瑞又接着开口:“明天中午吧。”

他需要一天时间来安顿好金,并在金午睡时出来决战——他不想金看到自己死在金面前。

9.

“金……你在这儿睡吧,我出去一下。”
“嗯……”
金好像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。

“别出去。”
最终,格瑞还是忍不住说道,也不知金听到了没有。

10.

来到了约定的地方,看着嘉德罗斯,格瑞深吸一口气,握紧了手中的烈斩。

“来吧。”

没有任何回避,两人都直直地冲向对方——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任何诡计都只会被碾得粉碎!

仅仅是两道力量碰撞,竟将周围的树连根拔起!

“嘁。”两人分开,格瑞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着的手,冷哼一声,眼里厉色更甚。

两道身影又碰撞在了一起,这一次,双方缠斗在一块儿,场地里只留下了数个残影。

……

最后,在一次次的压力下,烈斩终是先一步化成碎片。

“……”格瑞垂眸看了看自己早已迸出鲜血的手,抬起双臂,似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——虽然他马上就要陨落在此了。

格瑞开口轻声道,“来吧。”

11.

格瑞恍惚起来,他想起了自己与金的初遇。

〖他受了重伤,无力地躺在小巷里,天下着雪,没有太阳,格瑞的脑海里没由来地出现了母亲虔诚的声音,“神说要有光……”

——呵,到头来,那什么神也没有现身保佑我们啊……

脑袋晕乎乎的,格瑞知道,这是自己的生命力在渐渐流失。但他却无能为力。

肩膀被轻轻摇晃着。
“你没事吧!”
“走,我带你回家!”

艰难地睁开眼,朦胧中看到了一抹金色。
天空的乌云散去,冬日的阳光金灿灿的,洒落在这个白雪皑皑的星球,散发出丝丝暖意——阳光似是追随着金发男孩,照亮了小巷,也,照亮了格瑞——和他的一生。〗

12.

神说,要有光,于是,便有了光……

13.

〖小时候,秋有事出去,格瑞也要去猎杀魔兽时,他就会对待在小屋子里的金说,“别出去。”

但是,金总是会在他遇到危险时冲到他身边帮他化险为夷,并一脸傻笑地说:〗

“抱歉啊格瑞,又偷偷溜出来了……”

格瑞回过神来,金的身体在他眼前无力支持,倒下了。那抹金色染上了鲜红。

“这次,我只能先走一步了……”
“……一定,一定夺得第一啊!”
声音慢慢消散,格瑞所熟悉的属于金的温度,也慢慢消失于空气之中。

霎时间,格瑞发现眼前一切都变了色,不再那么明媚,仿佛成了张张无趣又枯燥的黑白相片在播放。

14.

格瑞依然如从前般冷漠,不,应该说比之从前要更甚,因为他失去了让自己拥有温度的理由。

许多人都知道,他比从前冷漠冷静多了,却也危险多了——因为,他多了一个强烈的,必须要实现的愿望。

“参赛者格瑞,你的愿望……”

“让金回到我身边。”
让我的光回到我身边。

“或者……我回到金的身边。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15.

“格瑞格瑞!”

“干嘛。”

“嘻嘻,没什么,就看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……”

“只是做了个挺长的梦。”

“真的吗,是什么呀!”

“忘了。”

……

16.

神说,要有光,于是,便一定有了光。

小透明第一次在L站发图ヽ(〃∀〃)ノ